生猛“福建帮”:互联网流量捕手
来源: 和记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9-20 14:4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以前,他们在电线杆子上刷浆糊,在五线城市打深夜广告;后来,用百度做互联网引流,省事多了。可以说,福建人通过互联网赚钱的历史,就是中国互联网最早的流量变现史。

  有多少人照着电线杆上的电话打给了福建人,就有多少“用隐私交换便利性”的案例。看上去,是怕隐私才找了江湖游医,可是公立医院难道不隐私吗?公立医院是在马边治病吗?

  2007年1月,苹果手机发布,了智能手机时代。智能手机用了不到5年就进入千家万户,“用隐私交换便利性”通衢无碍了。

  一位老板在他的公司里明令员工安装今日头条。原因说来可笑:有天深夜,他用今日头条看了点花边新闻,这下不得了,他的今日头条全变成了花边新闻。

  让那位老板的,就是张一鸣发明的“智能算法”:用户点击了某一条内容,就会大量推送此类内容。

  老板认为,今日头条了他的隐私,偷看花边新闻这种隐秘行为导致了不可收场的后果:打开手机,满屏幕的红男绿女。

  根据许多量化指标,张一鸣是世界最企业家他是一位了不起的。

  张一鸣毕业于南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没别的爱好,就会敲代码。这没什么稀奇的,但张一鸣敲出了一天地。让他与众不同的不是他的技术,而是眼光和方。

  眼光上,他一心所想,无非就是网民喜欢看什么,而不是喜欢做什么。这很重要。喜欢看,决定了他要做的东西不需要太重,只做内容就好了,甚至是只做内容的容器。

  方上,他采用的是广撒网、钓大鱼。因为做的轻,做出来都很快,获取市场反响也很快。哪个产品流量多,那就all in哪个。

  偷看花边新闻的那老板想必依旧难平,但他不得不服。“隐私交换便利性”,便利性,其实就是满足七情六欲。中国人有哪些?福建人一定想过这个问题。

  一个名叫王苗的福建男人,在龙岩市永定县,没错,张一鸣的家乡,开了个水泥厂,年产200万吨水泥,光投资就砸了6亿元。

  这孩子喜欢拆掉家里的收音机,后来发展到在浴缸里制造硫酸铜晶体。12岁的时候,对电脑产生了浓厚兴趣。

  王兴没有变成纨绔子弟,倒是凭借聪颖天资和见多识广,一升入本地最好的龙岩一中,后来又波澜不惊地保送去了大学。

  王兴的人生起点,比张一鸣高。此后的经历,也比张一鸣丰盛。毕业后,王兴去了美国特拉华大学深造。学的还是计算机。王兴也会编程,但让王兴与众不同的也不是他的技术,而是他的复制能力。

  创业就像择业,投资人就像老板,老板招人有时候显得很肤浅——有没有创业经验,有没有创业,有没有创业名气,有没有互联网流量?唯独不关心有没有赚到钱。

  王兴在一杯又一杯酒里,也获得了:美团开始认认真真地思考中国人最突出的第二个:“讲实惠”。

  团购烧了很多钱积累起来的流量,流向了外卖;外卖积累起来的流量,流向了电影院;电影院里的流量,又流向了酒店;酒店的流量,又流向了出行;继盒马鲜生之后,王兴也搞了个小象生鲜、掌鱼生鲜,还推出了社区型服务生鲜平台“美团买菜”

  流量流向哪里,实惠就在哪里。你以为美团只是个做外卖的,其实它是做酒店导流的;你以为它是做餐饮推介的,其实它还下菜店

  但他没说的是,美团的出行酒店订单已经超过了携程。王兴已经不再是那个追求纯正美式的创业者,他变得更加“中国”了。

  福建人蔡文胜按照户口本填了高中,去学校开证明,开不出来;他又填了小学,更开不出来;最后勉强开了个初中学历证明。

  在老一辈福建人眼里,大学学历从来都不是问题。莆田医院的第一代掌门人没一个有学历,福建最有名的企业家之一曹德旺先生也没高学历,照样去美国办玻璃厂,给央视记者讲会计学。

  有了互联网之后,福建人的子看上去更宽了。可是生意,其实就那几样。以前他们办医院、卖假鞋、贩木材,而且多以属地家族传帮带。

  张一鸣如此,蔡文胜的美图也当属此类。不同的是,张一鸣和王兴身上,是学霸,蔡文胜则依旧延续了老一代福建人的那种子。

  2000年,百度创立的时候,蔡文胜回国不久,开始炒域名。由于动手早,他赚钱也早。当时的王兴还在美国留学,张一鸣还没上大学。蔡文胜赚了钱,就继续投资。除了投资域名,还投资别的互联网项目。网际快车、58同城、电驴等项目的股东名册里,都有蔡文胜。

  美图的创始人名叫吴欣鸿,福建泉州人。跟着蔡文胜创业有一个好处,大哥的圈子里都是大哥:2005年蔡文胜在厦门发起中国大会,坐他身边的一个是雷军,一个是周鸿祎。

  美图秀秀找的痛点很奇怪,却很符合国情:可能全世界都没有第二个国家的人像中国人这么喜欢面子了。

  在互联网上,面子就是你的脸。美图能让麻雀变凤凰、青蛙变王子。中国网民太需要这样的东西了。吴欣鸿发现了这个痛点,蔡文胜帮他把这个痛点推广出去。

  号称有10亿人用过美图秀秀,这个数字应该不会太离谱。因为年轻人用手机,就会上网;会上网,就会社交,就有P图;就会寻找P图软件。

  手机里带一个现成的软件,你就不用找了。雷军是做手机的,周鸿祎也做手机。说出来,其实是很无聊的生态圈。但是这么大的流量,却有点尴尬,没人说得清美图的流量能被引到哪里去。

  张一鸣的技术好,他用算法引流,今日头条和抖音都是现象级产品,但在改变老百姓经济生活方面比百度又能强到哪里去呢?蔡文胜的美图也是现象级产品,美图移动端产品全球覆盖设备数超过10亿台,巨大的流量,无处安放的流量。

  做轻,有做轻的好处,能迅速满足“爱围观”的。可是真想赚钱的时候,就不灵了。网民用脚给你踩出来的标签就是“围观”,可没打算从你这儿拿“实惠”。

  王兴看到了这一点。他的每一款产品都有不小的动静,无论是早期校内网、饭否的技术流,还是美团如今影响生活方式的接地流,都实现了技术与生活的衔接,但依然没有找到盈利的子。

  2017年福建互联网行业融资额排名第二的是“文化娱乐”,排第四的是“本地生活”。对应的正是“爱围观”“讲实惠”。同年,福建创业者新100人公司所在领域文化娱乐接近30人,占去了三分之一。

  只有一点,需要注意:懂中国人,不等于能把人伺候的舒舒服服还说你一声好。得用技术把流量引到实惠上去,而不只是引到好玩上去。好玩能当饭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