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网签约摄影师张从立作品赏析——古村
来源: 和记娱乐   发布时间: 2020-02-08 17:0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随着城镇化发展脚步的加快,古村落的木门将越来越少甚至消失。自2014年3月起我把皖南古徽州里古村落的木门作为观看和拍摄对像。观看各自的一扇扇门,会发现每一扇门就是一个家庭的符号,门上的物件不经意间会流露出主人的隐私和喜好,锁的款式和材料,对联的颜色和风俗,标识的内容和文化等都会折射出寻家当下的状态以及与的关系,我们可以从中读很多的含义。

  ▲长草的台阶,生锈的铁锁,房屋租赁广告,一扇房门集自然状态、人工痕迹、现代商业信息于一体,同时也把时间上的内涵和外延呈现给观看者。2014年3月拍摄于宣城市泾县查济村。

  ▲一对铁锁扣整齐而规矩的排列着,尽管没有上锁,但它们依然像是一对门神守护着这个家。2014年3月拍摄于宣城市泾县查济村。

  门上正在生长着的青草,会让我们对过去发生的事件展开联想;从修饰的门上可以看出外来文化对当地人文景观的影响;各种颜色的对联呈现出区域性民俗文化,有的村落如果家中有人去世,在丧事当年的春节要贴白色对联,第二年贴,第三年贴蓝色,三个春节过后才可以贴上正常的喜庆色红色,以示对逝者的怀念。从这一风俗上我们可以看出当地居民对传统文化仍持有一份尊重。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从门上观看到广告的、财富的、的冷暖、提示等信息。

  ▲从门的底部破旧程度上,可以看出这个房子的主人很久没有主动修缮房屋了。在皖南的古村落里,举家外出谋发展,仅春节回家团聚一次,不愿意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对房屋进行整体维修的人家不在少数。2014年3月拍摄于宣城市泾县查济村。

  未来,古村落的旧建筑或许渐渐被拆除,木门也会被取代或消失,拍摄这些木门的影像资料能够存储这个阶段古村落文化与当代文明的社会关系,也能让后来人感受到过去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是怎样的一种风俗状态和民间文化。

  ▲门的左下角是用以避邪的“泰山石敢当”,此类风水在古徽州民间建筑里甚为流行,常常被设计在街巷的十字、丁字口、墙角处。泰山居中国东方,泰山石有吉祥之意,可以寄托人们的祈望与希冀。2006年6月,泰山石敢当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9年6月15日拍摄于安徽黄山市黟县古度村。

  ▲面对房檐下的电灯泡,我观看许久,电灯进入我国是20世纪的事情,而这所房子,邻居告诉我至少有400年的历史。电灯的加入是不是外来文化的对当地文化入侵呢。2019年4月8日拍摄于安徽宣城市溪口镇。

  ▲门前绿色的植物告诉我们房屋的主人已经远行,临行前用废旧橡把锁盖住,让锁免遭更多的腐蚀。从这块橡我读出了房屋的主人是位细心的人。2019年6月14日拍摄于安徽黄山市黟县古度村。

  ▲尽管现代文明对传统文化带来很大的冲击,但在当地,传统民俗特征仍旧依稀可见。过年的时候,村民用红纸做成三角形剪纸扎花,里面插上柏枝和天竺叶,贴放在门的两边,当作一对门神,有的人家还在门神下方石柱上涂上些许猪血,用以避邪清除晦气。2019年4月10日拍摄于安徽省宣城市绩溪县长安镇庄川村

  ▲没有上锁的门,在阴影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安静,也许这家的主人就是个安静而本分的人。2019年6月14日拍摄于安徽黄山市黟县古度村。

  ▲时代的或隐或现,站地当下观看这扇门和墙壁,我有所思有所不思。2019年6月拍摄于黄山市黟县关麓村

  ▲门前的是新修的,抬高的基使门低于地平面,现代化的建设与古建筑在这里发生冲突,但门前的那株油菜花却自顾自地生长着。2019年4月10日拍摄于安徽省宣城市绩溪县长安镇庄川村

  ▲屋顶的瓦片与房前的荒草把低矮的房门压的喘不过气来,也许房主已经放弃了这间居所。2015年2月7日拍摄于安徽黄山市黄山区永丰乡永丰村

  ▲疯长的藤状植物肆意地爬满房门,枯径与新叶同在,可见主人与房子的关系已经疏远。2019年6月15日拍摄于黄山市黟县关麓村。

  ▲单门独户的一户人家,居于巷道的尽头,潮湿,按现代人的标准,这里已经无法居住,但门脚下的那那朵鲜花暗示了主人顽强的生命力。2019年6月15日拍摄于黄山市黟县古度村。

  ▲旧的门、新的锁、锈迹的铜锁扣搭配现代城镇建设管理设置的门号牌,几百年的时间跨度,把我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织在同一空间里,令人思辩不已。2019年6月15日拍摄于黄山市黟县黄村。

  ▲即将倒塌的房屋,歪牛斜跨的坐落在那里,无人问津,观者无不扼腕叹息。2019年6月15日拍摄于安徽黄山市黟县黄村。

  ▲徽州传统古村落里门的特点在这扇门上体现的比较完整,木门、木门栓、木插销,一个弯曲的铁钉告诉了人主人不在家。不拾遗大概就是这种状态。2019年6月14日拍摄于安徽黄山市黟县南屏村。

  ▲春节贴红色对联,是我国绝大多数民族的风俗习惯。2019年4月9日拍摄于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

  ▲遭受雨水已经破败脱落的底部门板被蓝色铁皮包裹,反映出这里雨水多湿度大的气候特点。在大型徽派建筑中,外围立柱底部都垫有大理石柱础以防木质物料受潮腐蚀,2019年4月9日拍摄于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

  ▲丧事后的第三个春节,门上贴上蓝色对联是这个区域的传统风俗(前面的红布条是修施工的警戒线日拍摄于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

  ▲在这个村庄里有这样一种风俗,如果有人去世,在之后的第二个春节,这户人家贴上对联,以示对逝者的怀念和尊重。从中可以看出,这里的居民对传统文化仍有一份坚守。但是灯笼和对联横批却是喜庆的红色,这是否可以理解为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在这里发生了交织、纠结、碰撞?2019年4月9日拍摄于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

  ▲皖南山区湿气较重,一遇阴雨,墙根和门都会受潮易腐蚀。2019年4月9日拍摄于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

  ▲门上的白色粉笔字是工程编码,老街的街道和门面正在进行统一和维修,不久它们的面貌将将焕然一新。2019年4月9日拍摄于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

  ▲一排竹制酒端子悬挂在门框上,会不会激起过客对酒产生购买的?2015年6月14日拍摄于黄山市黟县打鼓岭。

  ▲电线堵住了照妖镜的照射面,印照出现代文明对传统的否定。2019年4月9日拍摄于安徽宣城市水东老街。

  ▲红色纸质“喜”字告诉我们,这户人家刚刚办理过一桩喜事。2014年3月30日拍摄于安徽省宣城市泾县桃花潭镇查济村

  ▲斑驳陆离的墙面让会让人对陈年往事展开想象。2019年6月15日拍摄于安徽黄山市黟县古度村。

  ▲红纸对联被撕去,门上留下还没褪色的红纸痕迹,这背后应当发生了什么故事。2019年6月15日拍摄于黄山市黟县关麓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