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木材产业互联网绕不开的那些问题(上)
来源: 和记娱乐   发布时间: 2020-02-18 15:4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关于“中国产业互联网元年”,有一说是2019年,有一说是2020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正在向我们走来。

  工业化进程中,如今已经处在第三次工业第四次工业的进程中,在此过程中,5G是最大助力者,而2020年将是产业互联网元年。 观点来源:腾讯集团副总裁马斌《5G行业大咖预测:2020年将是产业互联网元年》

  产业互联网区别于消费互联网,泛指以生产者为用户,以生产活动为应用场景的互联网应用。体现在互联网对各产业的生产、交易、融资、流通等各个环节的。

  如果说,在消费互联网时代,作为大商品的木材,其贸易与流通还体现着传统行业的特点和壁垒,那么在正在的产业互联网时代,木材贸易及流通必须从线下走到线上。

  事实上,国内诸多中生代的木材人,也是伴随着互联网的洗礼,带领着自己的企业壮大的,木材人对互联网的与思考,一直在持续。

  产业互联网本质是产业+互联网,其核心仍然是产业,互联网是工具,用工具对主体进行整体重塑和完善是最主要的核心要义。 来源:钛《2019的产业互联网趋势,呈现出了九大关键词》

  产业互联网时代,那种单纯将互联网巨头当作主要玩家的认知是不准确的,更为客观的说,这些崛起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巨头,更像是“教父”,他深谙互联网的力量,但仍然需要“照本宣科”,按照传统产业的子进行打磨、验证,然后得出一个完整且正确的方法,进而链接头部和尾部。

  随着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我国木材消费需求日益增大,而我国森林资源有限,木材供给能力不足,对外依存度达 50%。2014 年我国开始逐步全面停止了天然林商业性采伐, 木材供需矛盾更加突出,通过进口缓解我国木材供需矛盾成为当下的解决途径。

  换言之,不对接境外的木材资源与产能,就没有抓住现阶段木材供需的主要矛盾。可靠的境外产能信息及数据,是木材产业互联网的“压舱石”。

  而作为影响木材成本的重要因素,物流更是平台整合的重点。把木材看作大商品,对交易配对、通关报关、供应链物流提供硬核解决方案,甚至对交易的国别做进一步细分,才能选好“全产业链互通”的起步区和抓手。

  回顾2019年,即便互联网女皇提出了人口红利持续衰减的,尽管“国民总时间”被消耗殆尽已经成为现实,尽管消费互联网已成一片红海,但少数几位“带货天王”“带货女王”的示范效应,还是让消费互联网的逻辑再次获得爆炒。

  也不奇怪,资本需要心照不宣地将“剩宴”打造成“盛宴”。消费互联网还在谈情绪,产业互联网则需要开始认真谈利弊。

  消费互联网把个人进行了虚拟化,产业互联网化需要虚拟化的东西相对消费互联网来说更多,要将企业间的商业流程进行虚拟化。

  木材产业互联网通过利用现代供应链中的仓储、物流、金融和跨境服务来帮助企业降低交易成本,在双边乃至多边层面创造更大的贸易协同效应。

  就连国际领先的世界商品智能交易中心(CIC),也没有完成跨境大商品的线上付款功能,只是声称正在完善。

  如果在线支付无法实现,买方信息和卖方信息仅仅“平移”到线上,那网站可能还没有“客户微信群”更好使。

  我觉得大家不能把交易线上化和在线上完成交易混为一谈。如果把交易肤浅理解为交易在线上,那就意味着全款在线上支付,货品通过快递送,肯定是不可能的。交易线上化是不同的。我们看到交易数字化带给我们的机会,以前这个行业交易一笔就是一笔,线上没有人能看到,因为交易没有数字化,这个市场常低效的状态 观点来源:段毅 “科技改变房地产交易服务”的

  【余论】产业互联网风口渐起,木材行业内思考并实践“互联网+木材”的先行者早已蓄力、竖旗。深度思考是为了避免用头皮撞南墙的成本,而这四个问题还只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