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禁一个维基人 中文“编辑战”背后
来源: 和记娱乐   发布时间: 2020-05-09 15:2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当晚三点二十,另一位维基人宇文宙武则充当了“黑雪姬”的援军,他再次撤销了“wetrace”的编辑。这引发了针对管理员群体的信任危机,一些维基人他们不社群共识,。

  从显赫衰落。2007年至今,英语的志愿者已缩减三分之一。 (CFP/图)

  中文的困境也是全球的写照:不成熟的社区自理、过多的辩论、渐显官僚化的调解手段,都让其从显赫衰落。

  越来越多的维基人重新思考最初的。“需要改变制度,对于那些明知达不成共识的条目,中文维基一开始就应不允许编辑。”

  2014年3月,上海,一场中文维基在杨浦区一座写字楼进行,这是一个志愿者贡献出来的办公室,供9个新人在这里学习中文维基的编辑技术。

  一位不速之客打乱了的安排。这是一个穿着深蓝色西装的中年人,自称9年前就开始使用中文维基,他刚好在上海出差,看到论坛公告就过来。但当所有人等待这个“元老”分享经验时,电脑屏幕却显示:他的账号被永久封禁了。

  场面陷入尴尬,这是中文维基管理员所为,理由是对方曾“恶意编辑或故意捣乱”。作为惩罚,中年人在会场使用过的宽带IP也一同被了。带着尴尬、不解和,他离开了会场,留下身后惊愕的新人们。

  一位家长,原本打算改变内向的儿子而鼓励他加入,这时提高了,“他到底做了什么?”随后,他劝诫现场的人们不要编辑有争议性的内容。“要讲。”

  中文正在的困难远不止这些不期而至的小混乱。从未停息的“编辑战”一直困扰着这个高举互联网旗帜的免费百科全书背景差异极大的中文使用者与“人人皆编辑”的维基始终难以调和,很多并无多大意义的词语,像“上甘岭”一样被反复争夺修改上百次,而对垒者多为和的年轻人。

  就像那位悻悻而去的被封禁者一样,中文维基志愿者们越来越感到这个“百科”为解决争议而简单收紧的管控编辑者们流失的不仅是创造性内容,还有和。

  这也是全球维基正共同面临的困境。不成熟的社区自理、过多的辩论、渐显官僚化的调解手段,都让其从显赫衰落。2007年至今,英语的志愿者已缩减三分之一。

  《麻省理工科技创业》在所刊文章《的衰落》中详细分析了上述问题后,表达了担忧:“它能恢复活力吗?还是说,这是网络理想年代的终结?”

  现实中,31岁的“黑雪姬”是一个略为沉默的男子,做着“和公务员沾些边”的工作,同时他还有一个虚拟身份:中文维基人。

  “黑雪姬”的网名来自动漫《加速世界》里的一个黑衣少女,坚毅而果断。他很喜欢,也希望能成为这样一个极具反叛的“黑之王”。

  在“黑雪姬”加入中文维基的2008年,中文维基刚刚结束了长达3年的期。“这是中文维基最困难的时光。”第一位中文维基人Mountain说,“可能某些话题过了界。”

  中文维基是世界维基运动的一部分。2001年,美国人吉米威尔士(Jimmy Wales)在上打出了第一行编辑,“hi,新世界”,宣告了这一人类知识史上最具雄心的试验的诞生。

  创办者们希望将全人类的知识汇聚在一起,再无偿分享给每一个地球。这样的梦想源远流长,如两千多年前的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大英百科全书和中国的永乐大典。

  但这一次连接知识的不再是马车、驿道或河流,而是互联网。无数个文化各异的脑袋通过光缆连接,催生“地球村”和全新的共处共享“去中心化”,奉行人人皆可编辑、思考、学习和共享。

  这产生了巨大的能量。顶峰时期,全球4500万志愿者投身于此,贡献了287种语言版本,3100万个条目,成为世界最大的免费百科全书。

  中国加入世界维基序列始于2002年。这一年秋天,大学数学系的学生Mountain无意中发现了维基网站,维基的理想让他也想试试。他随后汉化了界面。不久后得到维基总部的承认。

  很快,中文维基迎来了首批活跃的志愿者编辑三位来自中国,一位来自,一位来自,一位来自新加坡。“中文维基一开始就是多元的。不同地区、不同文化的华人都能参与。”Mountain说,“但也埋下分歧。”

  这个预见很快就成为现实。两岸青年在历史文化认识上的分歧迅速凸显。例如1945年至1949年发生在中国的战争,就引起了“解放战争”和“第二次国共内战”的定义之争。

  两岸历史和现实的复杂性让争论变得频繁而琐碎,就连一个方框都能成为战场。中文维基要编一个中国朝代年表,但到1949年后,维基人要求并列在旁边,而且表格大小要一样。维基人则表示反对,认为应按两岸实际面积大小来划分。

  这样的纷扰持续到2005年,中文维基的元老们觉得要定章法了。他们直接翻译英文维基的章程,但效果并不好。例如“中立的观点”,英文版章程里用了五千多个单词来解释,翻译成中文后显得晦涩难懂。

  Mountain又翻译阐述了“共识”充分沟通,善意推定,合作,像古希腊城邦的“”们那样辩论讨论。“这是一个从混沌中建立秩序的过程。”Mountain引用哈耶克的话。

  章程的引入一度让人兴奋。但舶来品式的、充满理想色彩的呼吁并没有减轻这些斗气般的“编辑战”,维基创始人吉米威尔士都为此感到烦恼,传言说他甚至一度考虑关闭中文维基。但在此之前,后者就付出了代价过分的编辑也提升了度,从2004年至2008年,中文维基在中国被了三次。

  2008年,中文维基被解封,“黑雪姬”是无数重新涌入的青少年中的一员。这时候,中文维基的格局已大不相同。期间由于登陆困难,维基人逐渐减少,港台等地维基人则不断增多。到2012年9月,在编辑量上,已领先16%,中文维基上的阵地逐渐转移。

  这期间,维基人创建了“平型关战役”的条目,在条目中揶揄“幸亏敌人只是负责后勤运输的辎重兵”。的维基人重新到来后,争吵开始了。几年之内,条目被修改超过千次,编辑战几度爆发,管理员没办法,不惜的初衷,将条目设置为“不可修改”。

  还有维基人注册了“揭开历史”的账号,双方各举,互相质疑,原本只是一千字节的条目,容量扩充了二十倍。

  当时的“黑雪姬”,还是一个编写动漫条目的维基人,对历史也感兴趣,他不喜欢这样的争吵,直至亲身经历了一场“编辑战”。

  2013年4月,一家刊长文揭露了东北某女子所的内幕。三天后,维基人“wetrace”和“smile886”在中文维基上建立起相关新条目并进行了49次编辑扩充,内容包括外媒报道、联合国报告,以及一封未证的求救信。

  从第三天开始,维基人开始反击。“黑雪姬”是这方的主要参战人员。他们质疑的焦点在于,编辑的信息来源的客观性和对的倾向性。

  一开始,“黑雪姬”就比他的战友们更加富有性。在质疑之后的半个小时之内,他进行了29次编辑,删去与报道有关的两千多字,主要是人员的,和联合国报告中对的具体描述。凌晨两点,“黑雪姬”再次删去了编辑的内容,并加上表示条目具有争议性的标志。

  但不过二十分钟,在电脑前坚守整晚的编辑“wetrace”就发现了“敌情”,重新撤销了“黑雪姬”的版本。他开始变得,向“黑雪姬”提出:“你不要再。”

  当晚三点二十,另一位维基人宇文宙武则充当了“黑雪姬”的援军,他再次撤销了“wetrace”的编辑。

  这场拉锯战从当天下午三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对手进行了37次修改,“黑雪姬”则修改了58次,双方都通宵达旦。管理员不得不介入,永久不许编辑。

  “维基上有些人是。他们在故意夸大一些问题,作为和宣传的工具。”“黑雪姬”说,“这激起了我的感。”

  学者毛向辉曾缺乏信任机制。他半开玩笑说:“在维基人看来,维基人亲日又(只有显隐性之分),维基人只是一群小孩子。而在港台维基人看来,维基人都是被的人。”

  “联合80%,打击10%的敌人。”“黑雪姬”总结了自己的战略,“同样适用于。”

  2012年8月,他因为他人被“圆桌会”(一个自律组织)除名,一周后,“黑雪姬”门户,创建了“维基维新会”,将旨定为“消灭上某些人士的组织”。

  “我觉得找对人了。”“守望者爱孟”是上海维基人,并奉“黑雪姬”为导师,“维基上这么多不爱国的信息,我们得做点什么。”

  但还没来得开始,导师“黑雪姬”就出事了上海管理员Jimmy因发现“黑雪姬”使用傀儡(多个账号),维基,对其实施永久封禁。

  管理员是上特殊的一群人。他们有封禁用户,页面,也可以将之删除。在的设计里,管理员由维基社群选举产生,执行社群的共识,百科全书的顺利编写。

  “我们的是维基的稳定和秩序。”Jimmy说。而在“黑雪姬”看来,管理员只是在“玩平衡”,要是另一方坐大了,管理员也会下去。

  “编辑战”的同时,编辑与管理员的话语权争夺也从未停歇。在维基聚集的贴吧和微博上,充满了对管理员的不满,一些管理员还遭到不明身份的人身。

  2012年,中文维基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罢免案爆发。接近两百名维基人联合起来,一位管理员越权删除他们编辑的条目,进行“内容审查”。他们试图投票罢免他。这甚至惊动了吉米威尔士,后者发表了支持管理员的声明,带头组织的三名维基人被永久封禁出局。

  被封禁后,爱孟并不认输,他认为这是对维基上爱国力量的。他告诉维基人春卷,他熟悉党政工作,还掌握着在现实中让封禁他的管理员“玩儿完”的,“你说我要不要通过党委渠道解决他?”

  “燃玉”其实不愿参与这些争论。身为管理员,他几乎没有封禁过别人,对他来说,在中文维基上的生活,应该是陶渊明似的,而不麻烦。“我宁愿写条目,做一个维基隐士。”

  由美国人吉米威尔士在2001年创建。它了过去由专家单向书写的模式,奉行人人皆可编辑、思考、学习和共享的原则,现在已是世界最大的免费百科全书。

  这是一次失败的调停带来的教训,两年前,一场围绕的争论再次展开,双方言辞激烈,剑拔弩张,最后,不仅条目本身被锁住,连原本用来专门讨论的页面,也禁不住争论被锁。

  “燃玉”试图居间调停,“被两边骂,当时特别伤心,一度想退出。”后来,他想通了,“上的争论,从客观的角度,都是为一些不值得的事情,地域差异,文化差异,利益差异等等。”

  2013年8月,“燃玉”和几个维基人一起去参加了维基大会。在会场,两个记者一直试图让他发表对维基上有关两岸三地争议的看法,他就顾左右而言他,“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我就偏不说”。

  “维基隐士”代表了对待争议的另一种态度,既不也不,只是闪避。管理员欣赏这样的维基人,不挑事,不制造麻烦,专心编辑百科全书。“他们更能代表维基。”耶叶爷说。

  维基人“钢琴小子”创建了大量有关小的条目,但五六年的专心编辑后,他发现自己只是独来独往。他的条目没有人关心,他的工作也没有人帮忙。就像他和他的工作都不存在一样。

  这让他对中文感到失望。相比在争议性条目上的纷攘争吵,他在自己的小条目上的错误,两年过后依然无人指出。

  创始人吉米威尔士曾说,“真正的分歧不是在左右之间,而是在一群深思熟虑的人和一群愚蠢的人之间。”他在上,达成共识是可能的。

  但社会学家哈贝马斯发现了“危机”的存在:我们越是试图的讨论,提供越多的论据,就越是增加被质疑的机会,增加产生的危机,而论辩只能无止境地继续下去。我们无法对方,沟通于是面临崩溃。

  “编辑战双方如果长期无法形成共识,造成封了就停,解了就打的尴尬局面,怎么办?”

  这是管理员耶叶爷给新的管理员申请者提出的问题,也是他自己思考的,他已经有了答案,“需要改变制度,把单纯的时间限定变成事件限定。”他的想法是,对于那些明知达不成共识的条目,中文维基一开始就应不允许编辑。

  对机器逻辑和计算机语言的熟悉,让Mountain对维基上的争论有了新的理解,“越具有公共性的概念得越广,理解也就越可能不同。的特点,就在于它让不同的观点,更多更快地聚合在一起。”

  怎么解决争议?Mountain不知道,在寻求共识十余年而不得后,该混沌的似乎依然混沌,而本身却已面临衰退。自2007年以来,英文维基的编辑人数下降了三分之一,中文维基的核心编辑人数虽然没有下降,但一直徘徊在3000人左右,不过是一个中等论坛的规模。

  2004年7月,中文第一次,当中几位维基人现在依然活跃。 (中文资料图/图)